转帖墙

您当前的位置: 网站首页 >转帖墙 > 分享

“矿灯家族”的故事

394浏览
}

    3月22日,埠村煤矿的40余名青年职工和8名离退休老同志一起到淄博煤矿展览馆参观。
    参观人员被展柜里陈列的各种展品所吸引。
    “咦,这‘蛤蟆灯’是啥,井下用的吗?连个灯泡都没有,咋照明啊?真稀奇!”28岁的青年职工陈书通入矿9 年,看着展柜中标示为“蛤蟆灯”的物品很是好奇。
    “小伙子,这你就不懂了,这种灯是用嘴咬着照明的。”该矿退休职工陈元勇打开了话匣子:“这是解放前井下用的一种灯。我虽然没用过,但小时候见父亲拿到家里过。在碟子里面放上吃的油或煤油,蘸上棉花芯子点着火……”
    今年68岁的陈元勇从父辈起三代人都是矿工。他介绍,他的父亲解放前挖煤时就用蛤蟆灯。他听父亲讲,那种灯烟大,熏的人恶心,拉煤时就用嘴咬着往外爬。
    “我入矿的时候这种灯就不见了,那时用的是嘎斯灯。”矿灯的话题勾起了老同志们的回忆,“嘎斯灯里头放上电石,这种电石就是气焊上的一种东西,然后加上水,产生的气体就可以作燃料,从嘎斯灯的两个孔里喷火……”
    “这种灯不防爆很危险。”“下井得提着,那点亮光比蜡烛亮不了多少。”……几位老同志你一言我一语议论着。
    “我那时下井的时候没见过嘎斯灯,用的是这种硫酸矿灯。”今年60岁的焦玉驰是老同志中年纪最小的,他向青年职工介绍起另外一种矿灯,“盒子又大又沉,盒子头上那些白块就是淌出来的硫酸凝固的,这东西淌到身上,工作服就被烧个大窟窿,有时候还能烧着屁股来……”

    青年职工被逗乐了,也纷纷议论起来。“不比不知道,你们那时用的矿灯简直跟我们现在没法比。现在冷光源防爆,还小巧轻便……”“还能调远近光。”“现在都是智能充电,灯里还有人员定位卡,安全上更有保障……”青年职工你一言我一语,言语中充满自豪,也很自信。

    来源:淄矿网站  作者:庞章焕

上一篇:父亲的老矿灯

下一篇:无